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【回忆录】高山仰止 有容乃大

发布时间:2015/12/31
标签: 胡明扬

(本文作者系殷国光,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,中国语言学会理事。)

胡明扬:著名语言学家,语文教育家,北京市语言学会名誉会长,现已辞世。

胡明扬先生早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英文系,是学外国文学的,学生时代即投身革命运动,可谓"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”。解放后,中国与印度建交,胡先生已备选中国驻印使馆官员。然而,或许是天妒英才吧,一封诬告信毁掉了胡先生的外交官前程,而后,先生便来到中国人民大学教英文。就在那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的年代,在那当时有“第二中央党校”之称的、中国最具有革命传统的大学的环境中,胡先生完成了从职业外交官向学者的转型。

胡先生常向他的弟子们讲述这段往事,语气总是那么平静,听不出一丝怨气。先生常说,人生世事,不如意者十有八九,但人在挫折面前,不能失去信念,不能失去勇气,总要以积极的态度去面对。每当此时,常常令我想到孟子说过的那句名言:“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”,在先生那里也算是一个印证吧。真是阴差阳错,国家或许少了一名杰出的外交官,但学界有幸,因此却成就了一位蜚声中外的语言学家。

胡先生离休几近二十年,但离而不休,仍是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,始终关注着语言学界的动态,关注着文学院的发展,关注着文学院语言学科的建设,指导着博士生的学习。前几天,文学院召开了一个小型会议,是关于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硕士的,胡先生作为首席教授参加了会议。吃晚饭的时候,大家与胡先生闲谈,自然,胡先生是中心,话题有中国的、外国的、现代的,历史的,涉及学术、政治、社会、生活各个领域,谈得很尽兴,不知不觉,那顿饭吃了将近三个小时,要不是为了照顾胡先生休息,还不知道吃到什么时候。与会的老师,无论是搞语言的,还是搞文学的,搞文论的,无不为已经八十四岁高龄的胡先生的工作热情所折服,无不惊叹胡先生思维之敏捷,学识之渊博,谈吐之风趣,精神之矍铄。

胡先生幼年读过私塾,具有很好的古文修养,后又精通英语、俄语等外语,这些都为胡先生成功转型奠定了基础;加之以孜孜不倦地学习,虚心地向前辈求教,博采众家之长而不墨守成规,终于成就了先生今天的事业。先生的学术涉及普通语言学、社会语言学、现代汉话、汉语史、方言、中文信息处理等诸多领域,真正做到了中西融会,古今贯通,不断创新。我作为胡先生的开门弟子,常须仰视先生的成就。

近些年来做《庄子》的课题,记得《田子方》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夫子步亦步,夫子趋亦趋,夫子驰亦驰,夫子奔逸绝尘,而回瞠若乎后矣。”我这里自然不敢和古代的贤人颜回相提并论,但在胡先生的面前,心底确实时常涌出颜回那样的感慨。

写于2007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