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中关村59号 微信二维码

【毕业特刊】杨笛:好久不见,又是一个夏天

发布时间:2015/6/25
标签:

如果毕业,如何形容大学四年?她说,虽然白天不会再想起,但晚上却总是梦到。站在大学四年的中途,我大概就是沉醉在这梦里的过客,沉醉,沉醉,趁吉他弦未断,画笔腰未折,一晌贪欢。而那些梦醒的人们,祝你们都有远大前程。

19岁到22岁,从大一到大四,从精力充沛到茫然无措,一不小心和大学撞了个满怀。从人民大学坐着四号线,或者从苏州街坐着10号线,两块钱就能带你去体验你想了解的北京,当然,这已经是地铁没调价之前的事儿了。

一年前,当住在楼道另一个尽头的大四师姐们把各种行李箱摆在外面,大包小包。突然意识到,一不小心和离别撞了个满怀。一个月前,她们还在楼道里铺着垫子做瑜伽。一周前,她们还在楼道里席地而坐打着牌。一天前,水房的垃圾桶附近就被各种东西填满了,衣柜,鞋盒,还有属于大学的那段青春……

一年后,当忙忙慌慌地搞定了考研、忙忙慌慌地搞定了毕业论文、忙忙慌慌地结束了实习的时候,才意识到对于楼道尽头的那些大一妹子来说,我们也是曾经挂在嘴边调侃着的“大四狗”了。

转眼就再也没有800块就能住上一年的宿舍,地上散落着各种码数的鞋子。

转眼就再也没有嘴上喊着难吃,但还要时不时去的食堂,也不会在下了课之后就抢着回去排卡洗澡。

转眼就再也没有和室友们的通宵KTV,在早上走过满是垃圾的女人街,小心翼翼地打探着宿管大妈是不是已经起床了,然后一猛子钻进温暖的被窝,更别说宁愿蹲在门口等着,也不愿冒着被骂的风险找阿姨去要那把钥匙。

转眼就再也不能碰到操着各种口音,有着各种讲课风格的大师们来讲课,更别说正大光明地拿着学生证去看一场半价的电影,那些在人民大学站门口喊着“办证么”“办证么”的孕妇,之前总要避开,谁料到以后不会有一天去问上一句,“人大的多少钱?”

转眼就再没有叫着“天使”就会帮你拿回来的快递,没有群里一波接着一波的外卖红包。所以大家想着要拿着啤酒坐在明法的大台阶上,想着相拥而泣,知道马上要分道扬镳。

所以此后的一段时间,虽然白天不会再想起,但晚上却总是梦到。

再过几年回到家,才发现,吉他断了弦,画笔折了腰。

离别总是有些伤感的吧,但美好的是,曾经有一群人,陪你度过的一生中最胸无大志无欲无求的时光,这群人中有你想爱的,有你想揍的,也有无关痛痒的,他们和你组成了喧闹的如梦一般的场景,这场景里,明媚阳光,生机勃勃,充满希望。

最后,引着小鲍儿给我的邮件来结个尾吧。

很快,我们就要毕业了,祝一帆风顺,我们都会有大好的前程。“去吧,但愿你一路平安。桥都坚固,隧道都光明。”

曾经披荆斩棘而相遇的少男少女们,“就此别过”不好听,咱们换一句吧——“我会想念你直到再相遇”。